第一章

  世人皆知,王宫里有一个顶级皇家御用药师,年少成名,执手配药,其成药皆是完美一品为止,医者无不以用他配的药为豪。   “所以,这个故事中的小药师,你能不能配一剂药给我?”   淡淡的女声在身旁响起,拉苏尔习惯性的无视,继续进行手上的动作。   “诶~又无视人家~”   气鼓鼓的声音继续响起,拉苏尔转过身,从旁边的柜台上取出一罐药粉。   希望着拉苏尔的背影,走到柜台边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下,撇了撇嘴,然后继续盯着拉苏尔的侧脸。   拉苏尔静静的配着药,面部无一丝多余的表情,好看的眉毛微微有些皱起,希知道,这是拉苏尔遇到了点儿小问题。   一定是她刚才打扰他了。   希暗暗叹了口气。   拉苏尔将手上配的几小瓶液体倒入一个干净的锥形瓶里,用钳子钳住瓶身,将它放到支架的石棉网上,然后点燃酒精灯。   咕嘟咕嘟……   不一会儿,锥形瓶里的液体沸腾了,拉苏尔立刻紧紧盯着锥形瓶里液体的变化,眉头不由得皱在一起。   希起身,悄悄的来到拉苏尔的身旁,也盯着锥形瓶。   忽然,希的瞳孔猛地一缩。   “小心!”   随着“砰”的一声玻璃爆裂的声音,锥形瓶里的液体四处飞溅,破碎的玻璃碎片也随之而飞。   拉苏尔望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希,有些愣住了。   几乎是一瞬间,他便被这个女人给瞬移到了柜台边的椅子上,而因炸裂到处扩散的几块玻璃片则是扎进了这个女人裸露的肩头。   希感到肩膀一阵刺痛,转头望去,见是几块玻璃片扎在自己的肩头上。   “你没事吧!”希回过头,望着拉苏尔。   拉苏尔默默的摇了摇头,随之偏过头。   他不敢去望着,她眼里浓浓的担心。   为什么她反而不关心下她自己?   希松了口气,往后倒退几部,将扎在肩头上的玻璃片抽出,然后走到那处狼藉的地方。   “起!”   希将手腕一翻,释放出魔法,将那片狼藉给卷起,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之下,迅速修补好锥形瓶,并将那些液体过滤掉灰尘,重新收回到瓶子里,然后将酒精灯重新点燃。   拉苏尔微微瞪大着眼睛,望着这神奇的一幕。   许久,拉苏尔站起身,低低的说了声“谢谢”。   希闻言,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小药师,你刚刚说什么?”希快步走到拉苏尔面前。   拉苏尔:……   “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嘛!”   “……”   希撇了撇嘴,道:“算了,就当我没问。”   拉苏尔抿了抿唇,好一会儿,他低声道:“谢谢。”   ……   希掐了一把自己的脸。   “好痛……是真的……”   拉苏尔望着她这憨样,不着痕迹的弯了弯嘴角。   希看着拉苏尔站起身,走到柜台前,打开壁柜,从中取出了一包药剂,来到希的面前,递给她。   “给我的?”希呆呆的接过。   拉苏尔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回到柜台前继续配置药剂。   然后,在接下来的这一天里,希傻傻的抱住怀中的药剂,傻哈哈的望着拉苏尔忙前忙后的身影,感觉自己飘浮在云端中,完全忘记处理自己肩头上的伤口。               
第一章
侵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