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冥婚契约

关于鬼神灵异事件之说,总是一些人相信一些人不相信一些人摇摆不定。鬼魂灵异这些都是应人而异的,你信则有,不信则无,不能太认真了。   当你遇见鬼的时候,你的心里一定在抱怨,一定在紧张,一定会束手无措,这时候。   应心平气和、抬头挺胸,然后深呼吸,走过去触摸和感受,如果是真的,那你就应该喊出:“卧槽,科学都是特么骗人的......”,然后,只能自认倒霉。   张冥今年正好十八,每每到这个年纪的人都开始去规划人生,或者还在莫名地过着求学的生涯。   然而,这些都只是大多数人的生活,而张冥早在十四岁的时候,被一个老道士坑蒙拐骗拜入他门下,去学习那些所谓的捉鬼伏魔之术。   从上初中开始,他的生活一直都是这样的:白天上课,晚上跟师父学习捉鬼伏魔。   自打他跟着师父之后家里人也没来找过他,他一直都是跟着这个“江湖骗子”住在一起。   五年下来,他压根没学会什么,也只是会一点符箓催动的术法,和自己领悟出来的“鄙视神火”。至于为何叫“鄙视神火”,其实是因为那火苗只能在中指释放出来,逼格满满。   当然,这五年下来那个老道士也在祸害其他人,还有妹子(小师妹)和一个迷茫的小正太(小师弟)。于是,我成了他们两个的大师兄,肩负起监督他们修习的重任(二师弟和小师妹在修炼,张冥在王者、吃鸡嗨翻天)。   不过很快问题就来了,张冥是大师兄,而他正好又是周曜门下弟子中最差的一个,这让很多同行的人也看不白,为何不让他做小的。   周曜停下写信,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奈之意,将提前写好的信全部撕碎,重新写了一次。随后用信封装好,每封信里还放了几张符箓以便不时之需。   他招呼几个徒弟进他房间拿好信便让他们回家,还特别叮嘱不能私自打开来看。张冥对于这句话已经很熟了,大致是写这一年来在山上的表现之类的,因为前几年他就私自打开来看过。   张冥正准备离开时,周曜伸手拦住他,道:“冥儿,你把一根头发给我,还有一滴血。”   “哦。”张冥也不问原因直接拔了一根头发,然后拿出小刀在食指上划了一刀,用一个小瓶子把血装好便递给周曜,随后急匆匆的离开了,对于张冥来说,能早点回家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周曜看着张冥留下的一根头发,神色更加凝重了,似乎要发生什么大事一般。   他拿出一张泛黄的纸将头发包起来,自言自语说道:“五年了,看来那件事情不能再拖了,得快点去解决才行...”   周曜在房里找了半天,几乎把整个房间都翻遍了,终于在柜子里找出了一张纸。那张纸看起来也有些时日了,上面的字迹似乎有些不太清楚,不过上面的标题还是很醒目的。   上面写着“冥婚契约”。
01.冥婚契约
寒冥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