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江家世子

一座缥缈的浮岛上,浮岛中大族江家正期待着新生命的出现。   忽然,一声哭啼响彻云霄,天色骤变,雷声轰鸣,雷云中似有一条白龙正在与天嬉戏玩闹,其覆盖的程度笼罩着整座浮岛。   片刻后,乌云散开,天色复晴,五彩辉映,同时也惊动了族中的长老。   江家祖台中,族中长老都聚首在一起,双膝跪地,神情肃穆。   “箫祖给这个孩子赐的名是,许。”   一位白眉老者缓缓转身,转述老祖的旨意。   所有长老微微一惊,但在老祖前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此子就是日后江家世子!   江家历来的家规,有一条便是新生的孩子只能由历代先祖赐名。   如果赐名为二字,与世子之位无缘,如果赐名为一字,此人就是江家以后的世子!   老者是江家的族长,负责管理江家,他口中的箫祖便是江家先祖,已经仙逝多年,只留一丝意志在祖台中。   ……   九年时间转瞬。   江家世子江许肩上只背负着修炼,学习,成为江家家主,管理保护浮岛。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少年背着家族特制的箩筐,里面装着石头,在烈日下,仿佛没有停歇,只有在石道上循环奔跑。   长时间下,他只感觉背上的石头越来越重,眼皮越来越沉。   他突然停下,瘦小的身体‘啪挞’一声半跪在危险的石道上,膝上只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   原来,一些突起的小石正顶压他柔嫩的膝盖。   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去管腿上的疼痛,他的意识渐渐模糊,像是随时都要倒下。   不介意间,背上的一块小石掉落下来,恰好砸在他的后脑勺上,这突如其来的痛楚使他神经清醒,再度绷紧。   眨了下眼,泪水与汗水已经分不清了,因为两者完全混淆在一起,硬撑着身子站起,继续往远方奔去。   ……   十二岁。   “江许,选一件兵器,成为你以后武道的助力。”   江家家主江游远淡声开口,看似冷漠,但眼中的宠溺关切之意完全藏不住,同时还有骄傲。   兵器架上琳琅满目,全是江家最好的兵器,也是最全的。   江许挑了许久,选定一杆长枪,还有在一旁做装饰的长笛。   “凌枪之意,我可以理解,但你选这个装饰物又是做什么?”江游远不解问道。   在浮岛中,长笛只视为装饰而用,并不被当成武器。   “好...好看!”   江许有点紧张,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撒谎,咬字也有点不清晰。   江游远并没有生疑,而是去安排老师教导江许。   ……   除了修炼武道,家族也十分注重才德,便把江许送进了浮岛上的唯一一个学堂。   学堂中,不乏仆人的孩子,没有修为的平民,江许作为世子,也是一视同仁。   学堂也不算太乱,浮岛是江家所建,家风也同时在渲染着他们,除了几个不听话的,学堂中是一片祥和。   “世子不仅天赋异禀,还十分努力,所以此次考试,世子还是当仁不让的第一。”   先生满脸笑意地称赞,随后脸色光速阴沉,看向平时那几个头疼的学生。   “江淮棋,你们可是同出一脉,为什么世子能考的这么理想,而你却...”   后面的话先生气得没说出来,因为江淮棋不仅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还对他做鬼脸。   “淮棋。”江许眉头轻皱,呵斥了弟弟一声。   江淮棋撇撇嘴,哥哥的话他不能不听,调整了姿势,重新把头埋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两兄弟在学堂内简直是两个极端,一位优秀完美,另一个根本不像话。   先生也显然见惯不怪了,强行无视掉江淮棋,对着其他人语重心长:“你们一定不能像江淮棋一样,虽然背后有巨大靠山,但是以后也只能混吃混喝等死。”   这一番话居然用这么‘正经’的语气说出来,学堂顿时哄堂大笑。   ……   转眼,到了江家世子行冠礼。   浮岛所有人都来了,这可是重大场面!   行冠礼后再去一些大陆历练一番,回来后即要继承家主之位,也就是管理整个浮岛。   江家族长是管理江家,江家家主则是管理与保护浮岛,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江许拿起一杯清酒,在最高点上敬全浮岛的人。   浮岛上的人也纷纷回礼,拿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这是一种礼数,也让浮岛上的人全都认识江许,相当于半个家主的位置交给了他。   这一年,江许恰好是二十岁!   冠礼结束后,教导江许长枪的老师前来拜别。   老师符崖向江游远抱拳:“江兄,使命完成,我也该回去了。”   “符兄这段时间辛苦了。”江游远回礼。   江许在一旁看得一阵难受,行冠礼之后第一个分别的居然是自己的老师。   纵然知道老师不属于浮岛,江许还是不舍老师离去。   “世子。”符崖转向另一处,深深望着他,“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人,再加上江家的资源,到达这种境界,在我那片大陆已经能称帝了。”   “老师也没有什么能教你了,如果有一天你到老师的大陆,或许还能在枪法上探讨一二。”   “江许谨记。”江许向前深深鞠躬,算是送别老师。   ……   翌日,江许被家主江游远叫入祖台。   这还是江许第一次进入祖台,这里只有家主和长老才能来。   江游远知晓儿子进来,却没有半分理会,而是双目紧闭,双膝跪地,虔诚恭敬地念叨着什么。   一炷香后,江游远起身,转身看着儿子,手中居然握着一道光!   一道耀眼的金光!   这道金光虽耀眼,但有一种别样的柔和,若目不转睛盯着他,会不由自主地被吸引,沦陷入此,心中衍变出一股浩瀚星空的力量。   江游远轻点江许前额,那道金光,竟是没有丝毫排斥,自己融入了他的眉宇。   霎时,脑海中出现万丈星空,他虽在这万丈星空中极为渺小,连微尘也不及,但,他俯视着整片星空。   下一瞬,他就寻到了浮岛所在的位置,浮岛外有一层薄薄的白光,那是保护浮岛的阵法。
第一章 江家世子
逍遥世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