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零七章 兽棋

作品:太虚混沌神|作者:棋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12 00:20:38|下载:太虚混沌神TXT下载
  此时的皇甫逸轩是站在这巨型骷髅的肩膀上。

  远眺着远处的景象,他也是不由得感慨。没想到在这昏暗坑还有这样的遭遇。

  “咚!咚!”在这一声声震响之中,他跟着这骷髅向着未知的地方前去。

  站在这骷髅的肩膀之上,他也是心有疑惑,更是有些好奇与怀疑这个亡者大护卫,来寻找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因为无论是从那一方面,都是让他想不明白,身处于昏暗坑的亡者,为何会对他施礼。

  而随着亡者大护卫的不断前行,周围的景象也是如走马观花一般,不断闪烁而过。

  ……

  在不知道走了多久以后,这亡者骷髅的脚步终于是停了下来。

  “那是……?”见此,他不由得将目光看向前方。

  那是一片被金光覆盖之地,其中道道虹光穿梭。令人还未临近,仅仅远远地看去,都能产生敬畏之感。这种敬畏之感的产生,其来源就是那金光中,所蕴含着别样的意志之力。

  在那金光覆盖的范围内,不单单只有这种绚烂的景象存在。还有那若隐若现的强大意志隐藏在其中。

  这里绝不是一处简单的地方!

  “咚!咚!”就在这时,原本站立在原处不动的骷髅,又开始了迈步前行,而目标显然就是那金光覆盖之地。

  见到最终的目标居然是面前那处,能够让人产生敬畏感的地方。皇甫逸轩的神色也是变幻了一下,脸上亦是浮现沉思之色。

  谜底想必马上就要揭晓了,这亡者骷髅为何会对他施礼,并带他来到这里。结果恐怕就是在那金光覆盖的位置里。

  随着距离那处位置越来越近,他能感觉到心中也是一沉。这不是那种实质性的能量压迫感,而是一种说不清的压力。

  不断前行间,已经到达了这金光覆盖之地。骷髅的脚步不停,大步迈开之下,直接进入其中。

  此时他全身都沐浴在这金光之中,顿时一种类似于探查般的力量,一扫而过。像是在确认他的身份一般。

  而在进入到这里以后,这亡者大护卫的身上也是散发着金色的光芒。骷髅头颅之中,亦是点燃了一团金色的火焰,漂浮在其中。

  这里的环境,倒是有些不同,那种昏暗坑所属的侵蚀能量,在这里似乎也是减弱了不少,甚至是消失不见。

  随即这亡者骷髅将他们自肩膀上取下,放在了地面之上。

  “请进门。”同时骨架巨手,向着前方伸出,用嘶哑地声音对着他说道。

  “你居然会说话?”皇甫逸轩这时,没有去想它话语中的意思,而是用吃惊的语气问道。

  毕竟这一路之上,在他的印象中这个所谓的亡者大护卫,虽然能够听懂他的些许言语,但是并不能自主地出言讲话。现在这突然说出的话语,倒真是让他感到惊讶。

  “请进门。”没有回答他的所问,嘶哑的声音再次重复了一遍。

  感受到对方这毫无感情的语言,似乎是机械版的重复。他也是没有再去深究,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这‘门’上。

  在他的前方,的确是有一道门,一道光门!

  周围都是金光图案的雕纹。而这个亡者大护卫所言的让他进门,指的自然也是这个门。

  他看了看怀中的汐诺。不过对方的状态,现在还处于昏睡之中。

  “呼~”深呼了一口气以后,他向着那道光门走去。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光门之后到底是什么场景。这个亡者骷髅带他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因为何事。

  光门平静的伫立在那里,他也是轻轻的将手伸出,缓缓地靠近。手掌平静的穿过光门,并未引发什么异动。

  见此他也是不再迟疑,一步迈入其中。

  “你是第二个抱着女孩来到这里的人!难不成也是一个多情的种子?”进入到这里以后,还未等他看清面前的景象,一个声音就先传到了他的耳中。

  “呃……”听到这话以后,皇甫逸轩也是楞了一下。他与汐诺的关系,并非是这声音的主人想象中的那般。

  “我们两人的关系,并非如你想象中的一样。”随即他出言解释道。

  “说起来,你们所说大的话语,还真的很像!当初第一个人来此,也是这样说的。”听到他这个解释以后,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话语中的意思却是让他无言。

  “这么说来,我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不过他也是没再继续,纠缠于这个话题之上,而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从这声音中可以得出,他并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

  “没错,若是我没算错的话,你是第五十个来到这里的人!”这个声音将他的疑惑解答。

  “第五十个!”听到这个回答以后,他的心中也是一惊。同时面前瞬间一片光明,周围的景象也是清晰起来。

  这里的空间环境,好似已经不处于了昏暗坑一般。周围鸟语花香,青山绿水历历可见。远不是昏暗坑中的昏暗天地,破败场景。

  “这里是哪里?”见到这周围景象变幻的厉害,他也是不由得出言说道。

  “这里是属于昏暗坑内的考验之地!”那道声音再次

  响起,同时一个白衣身影走了过来。这是一个面冠如玉的白发男子。

  “昏暗坑内的考验之地?”听到这个回答以后,他也是眉头微挑。在这昏暗坑内,还有考验之地吗?

  “考验成功以后,你将获得奖励。”这时,白衣男子直截了当的说道,也是没有多少遮掩之意。

  “这种考验难道还分人的吗?并不是谁都可以来此接受?”听到这话以后,他也是感到有些意外。这个白衣男子讲话,似乎是有些太过于简单明了。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被亡者所看重,从而邀请到这里。”白衣男子回答道。

  “你是谁?考验官?”这个回答让他的目光微动,因为他从中得到两个关键的字,‘邀请’!

  既然用了这两个字,那么就表明,这种事情并不是单方面的获益。

  他若是通过了考验,那么这发出考验之人,或许也会得到某种益处。那么眼前的这个白衣男子,是发出考验的人吗?

  “你可以称呼我为白骨将军!另外我也不是这里的考验官,不负责这里的考验!”听到他的这两个问题以后,这个白衣男子却是微微一笑,出言回答了他。

  “白骨将军?”这个自称,皇甫逸轩感到诧异,不明白对方为何会有这个称谓。

  “呵呵~在这昏暗坑中,除了从外界而来的人,这里不会存在活着的生灵。

  我自然也不例外。”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不解,白骨将军也是轻笑了两声。

  随即再次望向他时,模样瞬间一变。原本面冠如玉的面孔,在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无肉骷髅头。那空洞的眼眶中,更是透漏着无尽的森寒。

  “这……”见到这一幕的皇甫逸轩神色也是微变。这白衣男子的相貌转变,也是令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说起来,你的定力虽然有,但还是不够啊!”对于他变幻的神色,这白衣男子自然也是看在了眼里。

  “同样是抱着一名女孩进入这里,那个家伙可是比你的定力强多了。”随即他接着说道。

  “那位不知道是谁?”听到这番话语以后,皇甫逸轩并未在意他的前一句话,而是问其第二句话语中,所提到的那个人物。

  在进来的时候,他就听这个白骨将军说了,他是第二个抱着女孩进入这里的人。现在又听说,那个第一个人定力还比他强,这就让他有些许的好奇。

  “让我想想,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当时进来的那个人,名叫凤天!

  他倒是一个狠茬子,在没有得到进入这里的邀请,就直接横冲直撞的闯进来。连亡者护卫都没有阻拦下他半分脚步。”听到他的这个问题,白骨将军故作思索之色,随即出言说道。

  同时言语间,也是对话语中的这个人,感到佩服。

  “没有得到邀请,闯进来?”这言语中的关键词,倒也是被他给抓了个大概。

  “难道说进入到这里,就必须要被邀请的吗?不被邀请,还能强行闯进来?不过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能够吸引人的地方,需要强行闯进来?”这些问题,在他的心中盘旋挥之不去。

  “不说这个人了,说起来也是不好的回忆。”随即白骨将军摆了摆手,像是驱散那已经记起来的回忆。

  “这考验地,里面考验的是什么?”这时皇甫逸轩出言问道。

  “考验的是你有没有资格,在以后的日子里问鼎巅峰!”对于他的这个问题,白骨将军直接用一句话来概括。

  “若是有呢?”这番话,也是让他心头一跳。单单是从白衣男子的言语中,就知道这个考验必然不是那么的简单。

  “若是有这个资格,那么在其中你就会收获报酬。算是这里为你以后问鼎巅峰,所提供的一些助力。”白骨将军接着说道。

  “那没有呢?”他接着问道。

  “没有的话,那么你就会失去考验的机会。

  整个考验的机会,不单单指的是这昏暗坑内的考验。其它与之相关联的考验,也一并会失去资格。”

  这个回答倒也算是出乎皇甫逸轩的意料。本来以为若是考验失败,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考验能不能在以后的日子里问鼎巅峰?”在脑海中回想着这番话语,他对此也是感到怀疑。

  这种事情虽然能与某些东西有关,但也并不是绝对的吧?比如行走在修炼者的道路上,必然是需要天赋、资质、资源等一些东西的帮助。

  但也不是说,有了这些东西,就一定能够晋升到更高的层次。

  拥有这些东西,只能说是让修炼者,晋升到高层次的几率,更大一点而已。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天才陨落之事,更是时有发生。因为在这个世间,没有什么是绝对可能或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现在这白骨将军所言的考验,难道是为了广撒网多捞鱼不成?

  将一些有资格的天才,全部笼络起来。在其成长的道路上,给予一点帮助,让其提升的更快。从而在未来成长起来以后,再回到这里报答之前的恩情不成?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这个想法,的确是有些道理。要不然的话,

  设立这个考验又有什么意义。

  “怎么考验?”沉默片刻,他不由地出言问道。

  “考验已经开始了,你难道没发现吗?”听到他这个问题以后,白骨将军也是面带笑意的说道,此时他已经再次从白骨骷髅,转换成了纤纤君子的模样。

  “我们来下一盘棋怎么样?”这时白骨将军,手臂挥动之下,周围的吹风渐停,鸟鸣消失。

  同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张精雕石桌加两个石凳。桌面早已经雕刻出了一张棋盘,桌面两端亦是有两份棋子。

  “这是兽棋。棋子分为象、狮、虎、豹、狼、刀、剑七种。

  五兽以象为最大,狼为末之。

  以强胜弱,象可以胜后面的三兽,但唯独不可胜末之一兽,狼。以弱搏强,最末之狼可胜最强之象。

  刀、剑二棋,刀可斩象,剑可杀狼。其余三兽刀剑皆可杀。

  若是双方出棋一样,则两棋抵消。刀、剑遇之,则两棋抵消。每次各出一枚棋子,胜者进一格,败者退一格。胜利的棋子,可重复使用。

  最后谁前进的格子多,谁胜利。”白骨将军看着面前的棋盘,对着他将规则讲了一遍。

  “这样说来,狮虎豹也可以杀狼?”听完这规则的介绍以后,他不由得出言问道。

  “不错!”白骨将军回答道。

  “这幅棋倒是有种相生相克之意。

  象可以杀的有狮虎豹;刀可以杀狮虎豹象;剑可以斩狮虎豹狼;狼又可以杀象;

  这样说来,若是将对方的刀与狼解决,或是抵消掉的话,那么也就可以算作是胜利了。

  因为没有了那这两种棋的话,象也就算是最大的了,没有什么能够限制住它。”听到这番规则以后,他也是点了点头,随即在心中暗想道。

  “准备好了吗?”见到他已经将之理解以后,白骨将军不由得出言问道。

  “这个棋局也算是考验吗?”他并未直接回答对方,而是反问道。

  现在的情况也是令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白衣男子在最开始的时候,明明是说自己不是负责考验的人。怎么这个时候又说考验已经开始,这话语间岂不是相互矛盾。

  “这是进入真正考验前的小测试,测试你是不是真的有资格进入考验之中。

  这些事情或许在你看来,有些搞不清头绪,有些迷糊,但是没关系,因为每一个进入到这里的人,经历都是与你差不多。

  你现在所遇到的事情,之前的人一样也遇到过。

  现在我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考验之地的第二道审核资格的人。

  第一道资格审核,自然是亡者大护卫。它会找到符合进入考验之地的人,然后带到这里。

  而接下来,第二道审核,就是我来负责。

  亡者大护卫虽然能分辨哪些人,符合条件。但是并不是每一次带来的人,都有进入考验的资格。

  而我的审核方式,就是通过这兽棋来决定。”白骨将军,这时对着他出言说道。

  而听完这一番话以后,皇甫逸轩的念头也是转动起来。现在听到这白衣男子,说完这些话以后,他倒是真的将事情理清了许多。

  这有点像当初进入天月学院时,所经历的入院三道审核。

  现在进入这所谓的考验中,也需要资格审核。那带他来的骷髅是第一道,现在这白衣男子白骨将军是第二道。

  “经过你这道以后,后面还有审核吗?”随即他出言,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那要你先过了我这道审核再说其它!”对方在此时并没有正面回答他。

  白衣男子的这幅姿态,倒是勾起了他的兴趣。他也想知道这个所谓的考验到底是什么,为何单单是进入其中,还需要审核资格?

  同时此时这白骨将军的态度,也是让人捉摸不定。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那就说明在他之后,还有考核的几率比较大。

  这更是让他,有种想要探索的兴趣。

  毕竟这一道加一道的审核,肯定不是无用之举,也就说明进入那未知考验的资格很不容易获得,亦是从侧面说明那未知的考验中,必然是有不寻常之物。

  “我要再熟悉下规则。”想到这里,他将目光放在那两幅棋子之上,随即出言说道。

  “没问题。”听到这话以后,白骨将军也是微笑着说道。皇甫逸轩这番话的意思,自然也是代表着答应与他下这一盘棋。

  “象、刀、剑……”目光虽然在棋盘之上,但是注意力却不在上面。他在此时不单单是在理解着规则。更重要的是,在不断的在这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思索着怎么样才能赢过对方。

  毕竟两人的棋子是一样的,所需要的就是推算与算计!

  推算出对方每次的出棋,算计出每一种棋所处的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