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68、第 68 章

作品:窈窕珍馐|作者:缘何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10 02:19:17|下载:窈窕珍馐TXT下载
  金窈窕过后冷不丁刷到沈启明转发出的朋友圈, 盯着看了三秒钟。

  她很少用这种社交软件发动态, 沈启明也是同样。不对, 沈启明分明更无趣些,加的人都是公司下属,连微信头像都是正儿八经的晶茂集团的logo。因此他的账号, 看起来完全就是晶茂的官方发言人。

  金窈窕点进对方很久没关注过的头像。

  那头像正儿八经的页面里,往下一划,齐刷刷都是转发——

  【《华夏珍馐》热映,每晚八点五十,锁定xx频道……】

  【《华夏珍馐》网络播放量破纪录片记录……】

  【《华夏珍馐》第一集里讲了什么?带你领略临江美食的无限风光……】

  ……

  金窈窕抬手揉了揉额头。

  ************

  蹲在老板微信号里的晶茂集团一众助理和高管们:“……”

  但无言过后, 还是得一拥而上地给老板点赞。

  众人刚开始还搞不清老板到底是被盗号了还是怎样,点进文章末尾一看,博主精选评论里赫然有晶茂员工们最近私下已经做功课记熟的某个头像。

  员工们恍然大悟。

  **************

  那位外省来的老厨师会议结束后还挺开心,跟她说:“一下子多了好多个关注和留言呢,新粉丝也很友好, 都不骂我标题党。”

  天知道他每天筛选评论有多累。

  金窈窕呵呵:“是吗?那太好了。”

  初期的会议其实没讨论什么, 只不过叫天南海北来的大家相互熟悉一下而已。

  倒是中间有个小插曲, 开会到一半的时候, 闾会长接到个电话,看到来电人后立刻表现得非常不悦,直接把通话挂断了。

  金窈窕座得近, 闾会长手机亮起的时候余光下意识扫到,看到来点人的前缀,好像是深市餐协里某个公司的名字。

  看到闾会长挂断电话后还脸色如霜, 她便关心了几句:“闾伯伯,是不是餐协遇到了什么麻烦?”

  最近深市餐饮界除了尚家比较乱外,似乎没听说还有哪家遇上问题。

  闾会长看着她,半晌后叹了口气:“名利之争罢了。你不用管,我在深市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他们想左右我,早得很呢。”

  金窈窕听他说得隐晦,却从他的态度里,不知怎的隐隐觉得对方遇上的纠纷可能跟铭德有关系。

  闾会长却不肯多说,只笑着含糊过去,让她别搭理这些烦心事。

  ***************

  深市,某协会成员看着自己被挂断的电话,转问一旁几个好友:“你们确定闾会长今天是去深市广电谈那个节目合作?”

  “吴总。”几位好友劝他,“你要不还是算了吧,会长摆明了不会改主意的,而且这本来也是会长他自己的人脉资源。”

  那位吴总皱着眉头:“但这是能代表深市出面的机会,咱们这些老会员在深市发展了那么多年,哪里比铭德差了?凭什么叫他们抢走名额?”

  好友想到不久前铭德跟尚家起的纠纷,叹了口气:“其实我觉得未必是铭德在抢,你看人家连尚家的菜谱都没吞,还劝马师傅他们给捐出来造福业界,我看他们不像是贪心的人。”

  就为这事儿,现在业内人对铭德的评价都很高。

  听到好友这话,那位吴总沉默了会儿。

  “那名额怎么落他们头上的?”

  好友想了想:“说不准是老会长主动要给他们的?”

  吴总不忿地嗤了声:“那他们面子可真够大的。”

  众人一时无言。

  《食为天》这个节目,是圈内各大企业眼中的香饽饽。

  信息时代,各行各业都在想尽办法拓宽自己的知名度,餐饮行业也不例外,就连最安静的传统实体餐饮从业者们,也在努力跟上时代的脚步。

  老会长手里有深市推荐名额这事儿大家早就知道,表面上没看出什么动静,但私底下已经暗潮汹涌地争取了好久。

  珍珑乱起来之前,就为此钻营良多,夏家人的手就差伸到市政去了,要不是闾老会长在深市业界地位斐然,脾气臭犟又出了名,市政不想为点蝇头小利去惹毛他,说不定还真能被夏家得手。

  这就是深市业内许多成员尴尬之处。

  换在别的城市还好,花点血本说不准就能冒头,深市本地有这么大佛坐镇,虽然也为他们这些成员带来了不少便利之处吧,可到了要走门路的时候,困难度也同样比其他城市高出无数个梯度。

  大伙儿除了争相表现,博取老会长的好感和青睐外,没有半点捷径可走。

  结果一直都没有表态的老会长忽然之间宣布把名额给铭德了!

  消息出来以后,深市协会内部就开始暗潮汹涌,大部分一开始就觉得自己没什么竞争力的企业还好,像吴总这种觉得自己有点底子的,不免就开始意难平了。

  真论起来,他的公司哪怕比以前的尚家都不差。

  可能底蕴上不太够,毕竟尚家从神坛跌落以前,走的是传统路子,世代御厨的历史本地能有几家比得过?

  但深市这种一线城市,最不缺的就是新秀,轮起公司规模,协会里能打的却很多,好比吴家,旗下的连锁餐厅早已经开遍了周边省份,眼下正野心勃勃地准备进军全国。

  对这样的企业而言,一个可将自家的知名度传扬出去的渠道就显得更加珍贵了。

  因此听到消息以后,如同吴总这样的协会成员再坐不住,以往还需要遮掩的争取手段也逐渐明朗起来,趁着名额尚未真正尘埃落定,每个人都想着扭转乾坤一把。

  老会长估计是被烦得不行,前不久为此大发了一场脾气,现在更是连电话都不接了。

  ******************

  会议后,先前领路的工作人员对金窈窕说:“金董,您要去棚里看节目么?”

  她递给金窈窕一张工作证,是宁瞬给的。

  刚才宁瞬特意找到顶楼来,呼哧带喘地也不知道是要干嘛,最后只留下一张工作证,让金窈窕开完会以后可以拿这个随时进拍摄棚,也不等拒绝就转头走了。

  金窈窕差点玩了这事儿,被工作人员提醒到才想起,但也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还有工作要忙。”

  工作人员有点可惜地说:“现场的门票卖得很贵呢,黄牛都炒到一张好几万了。”

  金窈窕有点被追星族们的阔绰折服,拿起那张工作证打量,不过依然没有去看的兴趣。

  路过顶层的另一个会议室,里头正在开融资碰头会,工作人员放轻了脚步,对等在外头的投资商助理们点头示意。

  就见其中好些人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身后的金董身上,金董打量完工作证抬起头,他们才问好:“金董好。”

  金窈窕见是沈启明的助理们,放下那张工作证对他们点点头。

  又听他们欲言又止地开口:“……金董,沈总的会议快结束了。”

  金窈窕不知道他们跟自己说这个干嘛:“好的,那你们等他,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说完这话果然毫不留恋地离开。

  留在原地的听到了一部分她跟工作人员对话的助理们眼泪汪汪地互相对视——

  妈呀,老板娘拿着小鲜肉给的工作牌,是去看小鲜肉录节目么?

  那沈总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会议室里的沈启明收到一条信息。

  他并不喜欢下属在工作时间打扰自己,拿起手机看了眼,瞳孔却立刻缩了缩。

  深市广电领导察觉到他骤然凝固的表情,吓了一跳,问:“沈总,是融资方案有什么问题吗?”

  沈启明沉声开口:“不好意思,会议先暂停,我有点私事出去一趟。”

  说罢起身就朝外走。

  他这一举动,让在场对他略有了解的人都错愕不已。

  **************

  婉拒了工作人员再送自己到停车场,金窈窕挥别对方,电梯门缓缓关闭时,忽然从缝隙里看到了疾步走来的沈启明,背后跟着一大串助理,像放羊似的。

  他腿长,走得很快,但到底也没赶上关闭的电梯门。

  电梯外,一群助理看着下行跳跃的数字,回头看他:“沈总?”

  沈启明顿了顿,径直看向了一边安全通道的大门,一把拉开门,速度惊人,单手撑着楼梯的栏杆侧身一跃,就直接从一条楼梯跳到了另一条楼梯。

  西装外套随着他的动作翻飞。

  留在原地的助理们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能做出这种不冷静的举动,尽数呆滞在原地。

  回神以后,其中几人互相对视,抬手捂住心口。

  呜呜呜呜!

  感动!

  老板加油!

  *****************

  电梯下行几层后,挺住打开,金窈窕看到站在外头的沈启明,愣了愣。

  沈启明进来,衣服变得有些凌乱,前额整齐的头发也落下几缕,轮廓分明的面孔笼罩在光影里,双眼格外明亮,声音也有些不稳:“窈窕。”

  电梯门缓缓关闭,金窈窕看着他:“你不是在开会吗?”

  沈启明和她对视:“我临时出来了。”

  说罢低声问:“你要去吗?”

  “?”金窈窕愣了下,“去什么?”

  沈启明目光转向她拎在手里的工作证。

  金窈窕循着他的视线,提起工作证看了眼,沉默:“你就为这个跑出来?”

  沈启明点头。

  金窈窕想起对方刚才在会议室跟前碰到自己跟宁瞬时打招呼的语气,无言:“……有必要吗?”

  “我记得他。”沈启明说,“他在临江,跟你传过绯闻。”

  金窈窕居然茫然了下,有这事儿吗?

  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无比久远的前年,她让宁瞬搭车被拍到那事儿。

  当时看到网上那些人拿着宁瞬站在自己车边的照片疯狂发散,她还觉得很荒唐,不过没多久再去刷新,新闻却忽然都搜不到了。

  金窈窕那时候没往心里去。

  现在却忽然意识到了那些照片消失的原因。

  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她抿了抿嘴,复杂地看着沈启明。

  沈启明睫毛颤了下:“你要去吗?”

  金窈窕转开眼:“咱俩已经没关系了,去不去好像都不关你的事吧?”

  沈启明站在那,整个人都黯淡了几分,我见犹怜。

  金窈窕余光瞥到,突然有点想笑。

  直到电梯到达停车场,沈启明才回过神,朝外看了一眼:“你不去看节目?”

  金窈窕嗯了一声,虽然觉得解气,倒也没打算故意含糊真相气他:“有什么可看的,我工作还忙不过来。”

  沈启明眼神重新变亮了。

  金窈窕呵呵一笑,把那张工作证丢给他:“沈启明,我跟宁瞬没关系,不过我跟你也没关系。”

  沈启明接住工作证,看着她,嘴角勾起,幽深的双眼也浮现出很浅的笑意。

  但紧接着他就笑不出来了。

  停车场,金窈窕打完电话,看着从车上下来的人:“江柏,你怎么来广电了?”

  江柏手上拿着一册文件,估计在车上等了一会儿,看到她后立刻靠近,给她指文件上的数据:“金董,新工厂生产线的数据报告出来了,有几个问题要你立刻确认签字,你看一下,签完我还要回厂里,争取今天敲定。”

  金窈窕一听是公事,立刻上前:“哪里?”

  文件直接摊在车尾,江柏掏出上衣口袋里的钢笔,一边给金窈窕拧开,一边伸出手指指着上头的重点:“这一条,还有这一条,这一条的数据。剩下的我都觉得没问题,不过你也可以再看一下。”

  沈启明看着他俩凑在一起的脑袋:“……”

  他缓慢抬手,将自己刚才跳楼梯前解开的外套纽扣扣起来。

  江柏将钢笔递给金窈窕,抬头一看,便看到了气魄逼人眉目冷峻视线幽深锐利的站在不远处的他。

  对方轮廓俊美的五官被停车场的灯光笼罩,高挺鼻梁和眉骨处皆是暗影,江柏感受到了清晰的威压,站直身体:“……你好?”

  沈启明宛若一颗孤松,垂眸看着他,慢慢地伸出修长的右手:“你好。”

  金窈窕确认过数据无误,签下大名,余光一扫就又扫到了沈启明递来的视线。

  金窈窕旋回笔帽,递还给江柏,没多搭理沈启明委屈巴巴的目光:“我要走了,你赶紧上去开会。”

  沈启明看着刚才跟她头挨着头的江柏。

  宁瞬也就算了,这又是谁?

  金窈窕公事公办地给他介绍:“认识一下,江柏,刚入职铭德,我的新助手。”

  沈启明看着这个在金窈窕身边的身份清清白白的男助手:“……”

  车一溜烟开走了,带着窈窕和他的男助手。

  沈启明在这一刻,忽然明白了什么叫现世报。

  **************

  铭德上下,在团建以后,终于真正的忙碌了起来.

  缺乏厨师的难题迎刃而解后,公司再不需要有任何的顾虑,就连筹备良久的众多新店也无需分批上线,得以同时开业。

  这一回的阵仗远不是铭德在深市开业的第一家隐宴可比,铭德在深市也今时不同往日,本地各大媒体已经早早悉数到齐,金父天没亮就起来梳妆打扮,穿着自己新买的西装,抹了锃光瓦亮的啫喱水,甚至还被金母在脸上打了点bb霜,挺着啤酒肚,意气风发地来参加剪彩。

  剪彩的地点是铭德在深市开业的唯一一家寻香宴。

  寻香宴门口热闹至极,金父乐呵呵地对前来捧场的深市餐协的同行们道谢。

  上一次新店开业时,这些同行因为尚家的原因对铭德敬而远之,如今却一个个都语气亲热地道喜——

  “恭喜金兄啊。”

  “嗨,一口气开业那么多店,您家这气派可真够大的。”

  送走最先来的副会长等人,金父再出门,意外地看到了一店开业来捧场过的中年人。

  他顿感亲切:“哎呀!上班时间,各位这是何必!”

  铭德在深市的分公司驻扎了有段时间,园区对公司颇为关心,双方时常打交道,交情已经比刚认识的时候深了很多。

  中年人领着一群朋友笑道:“铭德是咱们园区的优秀企业,大喜的日子,我们肯定是要来捧场的,金董别嫌弃蹭饭的人太多啊!”

  说罢一招手,就有人把他们送的花篮摆放到了店门两边。

  中年人看着花篮摆放整齐,才又若无其事地环顾了周围一圈,不动声色地询问金父:“咳咳,这么大的场面,公司里的保安们没调来吗?”

  金父说:“都是老人家,腿脚慢,不着急催,让他们慢慢来。”

  中年人立刻点头:“对!对!是要这样的。”

  随即跟朋友们交换过眼神,乖巧无比地被铭德的工作人员带领入店。

  金窈窕将后厨的员工们安排好后,自己出来,刚出店门就听到了一波小范围的惊呼。

  她朝着欢呼的方向看了眼,就见媒体们摆开的摄像机后头,有一群陌生的年轻人正朝自己方向看,其中有些还拿着摄像机、

  她愣了愣,不知道他们是谁,但也能感受到他们眼神和表情里蕴含的善意,因此对他们点头笑了笑。

  “噫——————”正在调试摄像机的某新闻栏目摄像师便听到自己背后传来努力抑制的尖细又亢奋的小声彩虹屁——

  “金董今天好美!!!”

  “我要哭了,真人比纪录片里好看一百倍!”

  “金董的腿好细!”

  “金董的皮肤好白!”

  “金董的鼻梁好高!”

  \'“靠!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美貌,一拍一张美照。”

  “天啊我们金董好有气场,你看到了吗。她在跟人握手哎!完全游刃有余!”

  “那肯定啊,我们金董是谁,听说他们公司在深市的这些项目全都是她一手推行出来的,我可是她的事业粉。”

  “呜呜呜她什么都好,就是行程真的好少,那么久才公开露面一次。”

  “安啦,我们金董日理万机,肯定不可能跟明星一样到处曝光,所以更要珍惜金董见面的机会!”

  前方的新闻栏目摄像师:“……”

  他转过头,看着这群亢奋的粉丝,眼神中写满了深深的疑惑。

  他做这一行的,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是在干什么,这不就是在追星吗?

  可追星都只听说过追明星追演员追歌手,怎么还他妈追起企业家来了?!

  摄影师顶着满脑袋的问号看向旁边的同事,那位采访记者看了他一眼,语气残酷又冷静:“你不用懂,你又没有金董那张脸。”

  摄影师:“……”

  他看着场内正与深市餐协会长说话的金窈窕。

  ok,他懂了。

  ******

  金窈窕笑着对闾会长说:“闾伯伯,欢迎啊。”

  闾会长领着几个关系最好的成员,让人将花篮摆开,跟金窈窕正说笑,脸上的笑容在余光看到了什么后倏地变淡了许多。

  金窈窕意识到他的不悦,朝他余光方向看去,原来是协会里一位姓吴的老总和朋友们到了。

  她跟这位姓吴的老总不大熟,不过是协会活动的几面之缘而已。

  “金董!小金董!”对方靠近,看不出异状地对她和父亲打招呼,随即才把注意力放在了闾会长身上,“闾会长,想见到您可不容易啊。”

  闾会长冷哼了一声。

  ******

  “看看,会长他什么意思。”吴总很有些不悦地对身边的几个协会好友道,“真是不知道铭德给了他什么好处,连咱们这些老成员都得往后排。”

  几个协会好友倒是感叹了一句:“铭德开业的阵仗搞得很热闹啊。”

  吴总撇撇嘴:“能不热闹吗,那么会钻营。”

  协会好友道:“你别这样,人铭德挺好的,我看闾会长倒确实是看重他们的样子,说不准那名额真就是主动给他们的。”

  吴总啧了一声:“你觉得可能吗?咱们一个个争取都争取不来,他们一个刚从临江来的公司,比咱们还有竞争力。”

  他内心其实很不服。

  他不知道铭德究竟是怎么得到了老会长青眼,才从千军万马中抢到的这个名额,但私心里,他并不觉得以铭德的规模和地位能做自己的对手。

  铭德现在确实起来了,但即便如此,在临江和深市两地的餐厅也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他在临近省份营业的多,连锁餐厅经营到他这样的规模,即便在市政那边也能有不弱于过去尚家的地位了。

  只不过市政过去不买尚家的面子,也不可能为了他和老会长过不去。

  铭德真是……凭什么呢?

  这么想着,吴总就见自己的几个朋友背着手站在铭德餐厅大门口看起了花篮,盯着上头的落款,十分专心致志。

  吴总问:“看什么呢?”

  其中一人转头,表情似有些疑惑的样子:“老吴,咱们平常餐厅开业的时候,这些部门有没有送过花篮?”

  吴总一看落款,愣住。

  此时便听到门口传来金父疑惑的声音:“咦?各位怎么会到?”

  却见一辆临江牌照的车停在了餐厅门口,下来几个人,笑着跟金父握手:“嗨,我们临江出来的企业家,在深市的好日子,我们肯定要过来帮帮忙的。”

  于是这帮人就紧随在吴总身后被金父引进餐厅,说话的声音飘过来。

  临江来的领导对金父说:“对了,这次来正好有个事情要跟你们说,嗯,京城台跟深市这边搞了个节目的事情你们知道吧?临江那边有个名额,市里开过会,就决定交给铭德了哈!”

  金窈窕咦了一声:“那个节目吗?深市餐协的闾会长已经介绍我们去了。”

  临江领导一听,立即顿足,早知道就早点来了:“这怎么行?!铭德是我们临江的公司啊!代表深市像什么话?”

  闾会长一听不干:“铭德分公司都在深市发展起来了,怎么就不能代表深市?”

  临江领导:“铭德的总部在临江,当然是要代表临江!这是我们临江的企业!”

  闾会长:“铭德已经答应深市了,各位来迟一步,还是另请高明吧。”

  临江领导:“你是……?”

  闾会长冷笑:“在下深市餐饮协会会长。”

  临江领导可不给他面子,直接对金窈窕道:“小金你可不能这样啊,你们是我们开过会以后一致投票认可的企业,我们临江人要团结的,可不能被深市的糖衣炮弹给骗走。”

  店里的中年人一桌听到这影响和谐的话,认真地看向了这伙临江人:“铭德来了深市,就是深市人,几位怎么这样说话?”

  临江领导:“你们是……?”

  中年人报了个职位出来。

  临江领导听完有点不安了,怎么铭德开个新店这些人也来凑热闹?刚才他还是说着玩,现在真觉得铭德要被深市给挖走。

  铭德最近给临江带来多少荣誉啊,虽说企业大了免不了要朝外走,但那也只是枝叶发展,可不能连根都被人挖走了。

  于是越发卖力游说起金窈窕:“小金,临江可是咱们铭德的家,临江的企业,不管走到哪里,咱们肯定都是要代表临江的对不对,那名额你得收下。”

  闾会长:“岂有此理!铭德早就答应深市了!先来后到要不要讲?”

  中年人虽然不太了解他们在争执什么,但也本能地替闾会长说话:“既然答应了深市,肯定要讲个先来后到的,临江要来,怎么不早点来,没有临时来抢人的道理。”

  闾会长:“不错。”

  金窈窕:“……”

  金父:“……”

  以吴总为首的众多深市餐协成员们:“……”

  半晌后,几位好友同情地拍了拍吴总的肩膀。

  吴总神情恍惚地找了张椅子坐下,整个人都不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临江领导:铭德是临江的!

  闾会长/深市领导们:你们放屁

  程琛/吴总:你们就他妈不能给我一个名额吗?

  宁瞬:姐姐没来看我的节目

  割割:你也配

  说着擦干眼泪挑起了乌骨鸡老母鸡和一会儿要送到铭德的花篮

  晶茂员工们:老板加油鸭!

  今天没写到吃的,给大家送一碗乌骨鸡汤,炖得又清澈又清香,鸡肉软软烂烂,里头还放了吸饱汤汁的茶树菇,嚼起来嘎吱嘎吱,满嘴鲜汁

  是厚厚的一章!

  圆子雄起了!圆子骄傲地站了起来!并且举高了一只手,手里捏着割割和姐姐的钱包,让自己显得更加高!发出滴呜滴呜的声音,并且打开割割的钱包准备在评论区发两百个红包!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青岚 2个;舒y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莯木辞、肚脐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冷月浠 2个;cecil是樊家桃阿四、犹豫!就会败北!、l°、娃娃、樱桃小鱼籽、kurasasa、yakult思、菲~、醉后的夏天、安、4037611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醉后的夏天 170瓶;sunny 58瓶;似锦、lodida 50瓶;希露达 34瓶;夏默夜、千山劫、暖暖、圆子今天有什么好吃的、梅子fan加米酒 30瓶;夏利白 24瓶;土司 21瓶;fankeke821、萌七七、laureola、diane、略略略、矢野琳、绿泥也生、云归归不归、喵喵、庄笉 20瓶;敏特211 18瓶;桑桑、katherina 15瓶;番茄打蛋汤、jewel_yazhu 13瓶;vanqv 12瓶;天蓝、裘纳、懒(*~ro~)、猫、手里捏着奥利奥、行吧、iris、zabzab、樱桃味的桃子、豆妹miami、你们的朋友小哪吒、罂粟误、零星曙明、amanda-、肚脐脐、今天头疼好了吗、无心、雅雅雅猪猪侠、言与酒、暮萤、吃个桃儿、lal、ツナ推し、麻喵、以月为馐、soku、半九、舒雅、百无一用是深情、是你的小甜心呀、卷卷兔 10瓶;神烦 8瓶;血涩漫天 7瓶;改什么昵称会显得高大 6瓶;雪兰汀、南柯一梦、a、jasmine、萧小玄、醉奶的甜酒果、啾咪、二木、1x、涟温 5瓶;红烧鸡翅膀、夏末﹌烟雨ぴ 4瓶;宛泽剁手很心虚 3瓶;霜、夜照顾里、懒羊羊琳、不思量、梨纱、林木小王子、宾语赋格、咸鱼不会翻身、春风亲吻我像蛋蛋蛋蛋、25093887、小少年 2瓶;神的小雏菊、阿chui是个起名废o_o、难捱、兔子、先健身再看小说、好吃懒做小胖子、绿影印浮萍、今天早睡了没、秃头少女、阿槿、林子木、梦、28310516、猫宁、容子行行、梨不落、今天你加更了嘛、杀手喵喵、肉卷卷、z萌萌s、性感小祭在、吃吃睡睡、拟千、vv、婷葶苈、希尔芙、柒柒七、瑶吖瑶、时遇倾城色、20930773、章凌、29701232、易、橘子味的茉莉、何为时分、kis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恒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