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再添盟友

作品:继承两万亿|作者:侠想|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08 06:40:22|下载:继承两万亿TXT下载
  韩阖是万万都没想到,白小升居然跟那位侯局认识!非但认识,那位侯局对白小升还无比的欣赏!

  那自己这个眼药,是上到了眼皮子上……

  别人都是主动过去跟侯局见面,白小升却是等侯局“上门”,这差距何其悬殊!

  看这一幕,已经说明太多问题。

  韩阖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那位侯局当众跟白小升那番对话,就是告诉众人,他对白小升是欣赏的,更是信任的。

  另外,侯局明知自己请他来帮着发言,也没多说一句话,那这背后是不是代表着——对他韩阖的不满!

  韩业万阖在西部地区的开发之中,确是积极参与,但也抢夺市场,在某些方面上做的有些过了。

  这是不是,在点自己呢?

  直到白小升跟他说话前,韩阖这心思百转,翻滚不宁。

  在白小升的“唤醒”下,回过神来的韩阖看着微笑注视他的白小升,把注意力又回归到这年轻人身上。

  这白小升能跟那位侯局去聊那么高端的话题,还颇为对方所欣赏,那我,是不是可以从他那里扭转一下给侯局带来的不好印象……

  韩阖正想着,他身后的韩子智却趁机发声,回了白小升的话,“聊也不急于这一时,反正现在侯局都知道了,他一定不会希望出行之前,这个访问团内部有乱子。那白先生,你对你方才的主张,是不是得重新考虑考虑!”

  韩子智可没他父亲那般瞬息之间心思百转的能力,反倒认为侯允成虽然让他们自己去交流,这也能给白小升带来压力。

  刚刚,那位侯局表现出对白小升的欣赏,确实让韩子智吃惊,不过随后,他又觉得那也没什么。

  毕竟领导,都对事不对人,欣赏跟批评总是共存的。

  在座的众人忍不住看向韩子智,眼眸深处,各有意味。

  “哦,不急于这一时啊……那这样,咱们回头再聊吧。”白小升看了眼韩子智,微笑对韩阖道。

  听到这番话,韩阖脸色都是一变。

  他一个不注意,自己那口舌不留神的儿子,就给他下了布臭棋。

  “不不,白先生,咱们还是现在就谈吧,就按你说的来!你那个解决办法,我同意!”韩阖急声道。

  “爸!”韩子智惊愕看着父亲。

  自己父亲怎么能同意白小升提的那些要求呢,那可让他们家不佔便宜,还有吃亏之嫌。

  “你给我住口!”韩阖皱眉回眸,低喝道,“不成器的东西,不要在这胡言妄语!给我回去!”

  韩子智吓一跳,都不知道自己父亲为什么当众这么大火气。

  “回……回去?”韩子智咽了咽口水。

  韩阖又急促低喝一声,“回你的房间,晚饭,不要吃了!”

  现在,韩阖是真的后悔带韩子智来。

  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儿,难道没有看出来现在的形势已经极大扭转了吗!

  韩阖现在有点后悔,后悔对韩子智疏于磨砺,以为让他经营自己的企业,自己在背后做推手,引导他成功,给他树立起充分自信心是商业人生起点。

  但是现在看来,眼界才是!

  而现在韩子智连最基本的察言观色能力,都没有……

  韩阖有点后悔自己的培养方式了。

  终究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终究第一次当老子,溺爱加持,经验不足啊……

  韩子智被自己的父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训斥,感觉脸面尽失,一时之间羞愤上涌,还很不服气,执拗的不吭声也不执行,冷眼瞪向白小升。

  “白先生,您不要听犬子在这里乱吠,咱们接着谈!”韩阖扭脸跟白小升急切道。

  “不是啊,我觉得令公子吠……说的挺对,现在这时候,确实不方便谈。”白小升相当果断,拒绝了跟韩阖继续往下聊。

  “是啊,现在侯局都来了,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不适合再聊这些私人的话题。”

  “对,一会很多领导都过来了,见我们在这开小会,这总归说不过去啊。”

  “就是,刚才那么长时间不谈,现在时机都过了,以后再聊吧。”

  “这充分说明,时机不等人哟……”

  陆云、贾成山为首,这桌的人纷纷发声,看韩阖的眼神里都带着几分戏谑和调侃。仙武神煌

  韩阖眼看着自己在这里成了“孤家寡人”,白小升不光在侯局那里备受重视,连这满桌一等一的商界大佬都与他同声共气,自己此前竟不知他有如此惊天人脉。

  这刻,韩阖对白小升的印象急转。

  韩阖无意中眼见韩子智居然在瞪白小升,顿时感觉脑壳疼,觉得自己这个儿子真.他.妈.的是个惹祸的精,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意识到!

  韩阖有心再度呵斥自己的儿子,却觉着接二连三在这么多身份、地位不逊自己的商界大佬面前,当众教子,实在是太过丢人。

  趁大家七嘴八舌之际,韩阖迅速跟韩子智道,“你,咬紧牙!”

  乍听父亲如是说,韩子智还有几分惊诧。

  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让自己,“咬紧牙”?

  随后,韩子智就感觉父亲的手伸到了自己的腰上,拇指、食指、中指捏住一块肉……

  韩子智脸色惶然惊变,这似乎,是小时候的“家法”!

  想当年,韩子智**岁的时候,也是人憎狗嫌,无法无天,道理不好使,上棍棒韩阖又做不出来,便“研发”出这么一手“家法”。

  不及韩子智细想,韩阖的手已经扭着他腰间那块肉,硬生生的旋转了九十度!

  那真可谓一度都不打折……

  韩子智就感觉腰间传来一股扭、扯、刺交融的剧痛,一瞬间,他都想发出一声“杀猪般”凄厉的惨叫。

  但是小时候的经历告诉他,越叫,麻烦就越大,说不得还得再来一遍……

  另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韩子智那也是要脸的……

  韩子智也够狠,一瞬间吸气憋住,紧咬牙关,腮帮子绽放青筋,硬生生把这种疼痛给咽下去了。

  不过,他额头黄豆大的汗珠也一下冒了出来。

  “你看看你这孩子,昨天着凉,今天发热出了这么多汗,现在还满口胡话,赶紧的回去休息!”韩阖当众关切,看韩子智的眼神却是一厉,低声急促道,“还不快走!”

  这回,韩子智不敢再做停留,扯着脸部肌肉冲众人挤出一个笑容,仓皇逃离,连走路姿势都变得有几分不自然。

  看着韩子智离去的背影,韩阖算是长出一口气。

  没有这个惹祸精在,自己可以跟白小升接着对话了。

  韩阖脸上堆着笑容,再度提出跟白小升进行沟通,但白小升已经铁了心这会儿不谈了,再加上四周人七嘴八舌,韩阖也毫无办法拉回“正题”。

  随后,又接连有领导到场,气氛一度热烈。

  眼瞅着,是真的没法再继续谈了。

  韩阖也只得暂且作罢。

  整场晚宴,气氛热烈,前前后后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每个人都笑逐颜开,颇有收穫。

  唯独韩阖有几分心不在焉,始终是没得到机会,再跟白小升说上话。

  不过宴会上的白小升却真让韩阖感到吃惊,甚至感到“悚然”!

  陆云、贾成山、董天璐、卢天道、张青霖、王璿天、林天义、洪成天……

  一个又一个数得上名号的大人物,都端着酒杯主动跑去跟白小升笑着攀谈,那神情就如同几十年老朋友,主动又热切。

  韩阖看着都有几分惊心感,他已经想不出究竟有多少人在帮这个白小升对付自家。

  他跟人家一比,能量上差着层次呢。

  韩阖那手机始终在口袋里隔着衣服传来振动,就跟揣了一个按摩仪似的,更让他心里难受。

  好容易手机没了动静,韩阖悄悄到角落里,趁无人注意拿出手机一看,嘴角不由得扯了扯。

  已经没电了。

  能把手机给打没电,想来自家在东部、南部那些生意,现在什么状况,可想而知……

  韩阖虽然不明细节,但认定那些公司一定都是被架在火上烤,这时间久了,说不定都熟了糊了……

  这两个多小时的宴会,韩阖是一点点熬过去的,还得在各位领导、各位商界朋友面前强颜欢笑。

  晚上九点,宴会方才散场。

  韩阖急着找白小升对话,却寻不着他的蹤迹,只得先回自己的住处。绯颜妖后

  回去之后,韩子智迎了上来。

  虽然被父亲拧紫了一块肉,又从宴会上被赶了回来,韩子智却不敢有一点怨言。

  回来之后,他也咂摸出些味道。

  “爸,您跟那个白小升谈妥了吗?”

  “没有!”韩阖没好气的瞪韩子智一眼,“都是你,一味逞口舌之快,坏我大事!现在,你马上跟我走!去见白小升!”

  韩子智被骂,也不敢反驳,只得点头。

  “你给我记住了,我带你过去是给人家道歉的,你可千万别再惹他!不然的话,以后十年,不,二十年,你都别想从我这拿一分钱!我也会跟那些商界的朋友说,不准帮你。你要么去打工,要么饿死算了!省的给我找麻烦!”

  这番话韩阖说的严词厉色,韩子智也有点慌了,赶紧答应。

  韩阖见他这样,既有气,又觉得道理不讲不明,缓声道,“我来告诉你,从这场宴会中,我所了解到的白小升吧!”

  花了一刻钟时间,韩阖对韩子智重塑了关于白小升的印象。

  这次,便是韩子智都惶然变色,意识到白小升的人脉深厚,资源广布,远非他,甚至远非他父亲可比。

  眼看韩子智懂了,韩阖方才带着他直奔白小升住的地方求见。

  等林薇薇、雷迎开门迎进这对父子时,白小升正坐在沙发上等他们,还沏了壶上好的红茶,茶香四溢。

  这种全发酵的茶类,茶多酚含量少,对胃刺激较少,便是晚上,也可以适当喝些。

  见状,韩阖知道白小升这里是可以谈的,顿时心中稍安。

  “白先生,犬子无礼,我又过于宠溺,多有得罪,我带他来给你赔不是了!”韩阖开门见山,把姿态摆低。

  白小升顿时笑着起身,没有一点得意、嚣张,反倒和声道,“韩老先生,你这么说言重了,那天我事情比较多,跟韩兄弟聊得也比较急躁,我也有一些不是。咱们之间有的都是一些误会,都是可以化解可以谈的。我这沏了壶好茶,来招待朋友。明日咱们成团出行,那是一场缘分,不如在那之前,把彼此的矛盾误会尽消,让冲突变合作,可好?”

  “求之不得啊!”韩阖顿时满面喷笑上前道。

  韩子智从他父亲那里得知白小升的厉害,这心里对他的观感自然不同。

  又眼见白小升如此气度,韩子智这心里变得也有几分服气,陪笑在后。

  一个小时后,韩家父子从白小升这里离开,皆是满面笑容,愁容尽去。

  此番谈判,便是他们也非常满意,白小升从他们那里获利,将会以国内外一些合作、大单来弥补。

  这让他们觉着,自己都后悔不早点跟白小升谈了。

  往回走的时候,韩子智也在他父亲要求之下,放弃了自己那摊事儿,要回归家族生意,大展拳脚。

  眼见白小升这个同辈中人如此出色,韩子智也有点被刺激到了。

  无意中,让自己的宝贝儿子获得成长,连韩阖都是且惊且喜,心里对白小升更添几分感谢。

  等韩阖父子离去之后,白小升又跟夏侯启那边联繫,交代一番后续的事宜。

  对跟韩家和谈的这个结果,夏老那是一点都不惊讶,在电话里笑道,“就知道,什么事到了你手里,那都不成问题,咱们这商界联盟之中又平添一个如此重要的成员,真令人欣然!”

  白小升笑道,“虽说是轻描淡写,可也废了一番周折,还有点机缘巧合的成分。这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大棒加胡萝卜的策略,可说是百试不爽。后续双方合作纳入正轨,我们也算是成功拓展了新市场。”

  “是啊,我现在就跟李昊风他们支应一声,按着你原定安排推进就行了。”夏侯启在电话里道。

  白小升与夏侯启聊了一刻钟,挂断电话,又跟陆云、贾成山那些插手此事的人打声招呼。

  毕竟不管是入局还是撤场,都有他们的力量在其中。

  那些人也纷纷回应白小升。

  等忙完了所有的事,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白小升也有些睏乏了,让林薇薇、雷迎各自休息,自己也回了房间。

  白小升躺在床上,感觉家这边安排妥当,一切麻烦尽去,他也可以放心出行前往非洲,这心里一阵通泰,忍不住喃喃——

  “也不知此番出行,会有哪些际遇,希望收穫超我所想吧!”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