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48节-砸场子

作品:都市剑说|作者:华表|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10 02:16:18|下载:都市剑说TXT下载
  养殖场场长和美国达美公司采购小组众人一齐循声望去。

  “你是?”

  养殖场场长还在疑惑中,突然脸色大变,失声叫道:“是你!”

  他终于认出了十几步开外的那个年轻人究竟是谁?

  鲍登·克里森等人皆一头雾水。

  他们是懂汉语没错,可是仅限于日常口语交流,养殖场场长一下子提高到汉语八级的程度,仅仅只有三四级汉语水平的这些美国人就立刻听不懂了。

  你是?是你!

  明明只是颠倒了一下,加上语气后,究竟是几个意思呢?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在下李白,请多多赐教!”

  李白拱手抱拳,直接立下万儿。

  刚刚参加完华夏武术界的讲武大会,弄得鸡飞狗跳,人也没少揍。

  这不,就带回来一身武侠风,正在抖着呢!

  诶?!

  几个美国人虽然看的新鲜,却还是知道这是“功夫”的起手势,尼玛!不会是江湖寻仇吧?

  他们一下子反应过来,为了避免被溅上一身血,连忙呼啦啦的躲到一边,准备当吃瓜群众,让养殖场场长与李白之间再无任何阻碍。

  好歹是从美帝过来的,如果没有这份眼力劲儿,人家近250年间也不会攒下这么一大份家业。

  养殖场场长真是宝宝心里苦,却有苦说不出。

  早就接到通知,那个大魔头要来搞事情,让各单位保持警惕。

  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国庆节假期都过去了一大半,正当放松警惕的时候,这货突然来了,而且来的还是自己的地盘,这个好气哟!

  他又气又急地说道:“你,你,我们无怨无仇,你不要乱来!”

  “请放心,我只是来拿点东西。”

  李白拖着行李箱越走越近。

  他眼尖,看得分明。

  养殖场场长手上那枚黑玉平安牌上,正是九州玄学会的纹路样式,原本只是试探,现在看来应该是证据确凿。

  从别人手上得到关于九州玄学会的那些资料,看来都是真的,这个鲟鱼养殖基地正是九州玄学会在钱江省西部的一个据点。

  在经济比较发达的东南沿海地区,九州玄学会拥有不少像这样的产业基地,为他们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

  和武术界一样,练武要钱,修炼巫术和养蛊更是要钱。

  在一切向钱看的时代里,无论做点儿什么事情,都得要钱,没钱就办不成事。

  李白同学口中的网文小扑街,九州玄学会能够成为网文界,不,巫术界的一霸,财力雄厚便是其底气之一。

  “没有,我这里只有鱼,没有别的东西,你找错地方了。”

  养殖场场长听说过九州玄学会与李白之间的恩怨,毕竟是本省之内的事情,想不知道都难。

  作为这里的负责人,职责所在,决不能让会产遭受损失,所以他干脆来了个矢口否认。

  李白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当我眼瞎耳聋吗?”

  他的目光落在养殖场场长依然拿在手中的黑玉平安牌上,有这个东西,还需要什么证据。

  正如之前那首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现在换个角度来解读,就是一条河道直通大海,决不回头的意思。

  如果这么容易就被打发滚蛋,那么他就不是李白了。

  “没有的事,你再不离开,我就要报警了!”

  养殖场场长依旧死鸭子嘴硬,甚至还祭出了警察这块招牌,将圈子里的纠纷变成民事纠纷,好让司法力量介入,全然不顾巫师圈子的不成文潜规则。

  动辄就叫警察,那么与小朋友喊家长有什么区别,玩不起就不要出来混嘛!不嫌丢人吗?

  “你确定要报警吗?”

  李白微笑着掏出一片碧绿色之物,他才不会受对方的威胁。

  就在这片绿鳞出现的一瞬间,养殖场内所有的池子就像炸了锅一样,水花沸腾,养殖的鲟鱼纷纷浮到水面,不断扑腾起来。

  噗通!

  有鱼跃出池子,坠落到相邻的池子里,这还是运气好的,也有的倒霉一些,直接摔到了岸上。

  娇生惯养的鲟鱼一下子出水了七八条,正在巡视的工作人员根本来不及将它们推回池子。

  鲟鱼不仅寿命长,而且体形极大,动辄百余斤,摇头晃脑的一甩尾巴,当场就有人飞了出去,掉进养殖池子里,这还是在岸上。

  若是在水中发力,抽到人身上,力量至少得放大十倍,怕不得重伤去掉半条命。

  在水里,一斤鱼十斤力,可不止是说说而已。

  整个养殖场完全乱了套,不断有鲟鱼窜里相邻的池子或者摔到岸上,所有的员工都快要疯了,一条鱼至少价值上百万,平时都是当作祖宗来供着,蹭破点鳞都是不得了的大事,这么多鲟鱼要是出现大面积伤亡,整个养殖场都得破产不可,更何况还有真祖宗的百年大鱼。

  嗵!~

  远处传来一声沉重的闷响,巨大的水花升起十多米高,一条长达五六米的庞然巨物腾空而起,迎向阳光,夺人视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蛟龙现世。

  飞升起七八米高的大鱼在阳光下鳞片熠熠生辉,它就是养殖场场长口中那尾一百二十年的鲟鱼老祖。

  要说建国后不允许成精,眼下这一条寿命摆在那里,比人活的还长,却依然还生龙活虎,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恐怕都不会有多少人相信。

  以鲟鱼的理论年龄,一百二十岁顶多也就是刚退休的年纪,大多数池子里的十年左右,就和人类的小学生没什么区别,待小学一毕业就剖鱼取籽,将十年如一日的投入全部连本带利的捞回来。

  体形庞大的鲟鱼坠落回池子当中,溅起更大的水花,如雨点般洒下,波及了附近二十多个小一些的标准养殖池。

  百岁鲟鱼造反,那些小鱼蹦跶的更欢了,整个养殖场就像世界末日了一般。

  “不要,不要,我认了,请停一停吧!”

  场长快要哭出来,养殖场内的异变分明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手段。

  那片绿鳞究竟是什么东西?

  尽管不知道,但还是勉强能够猜到应该是来自于某种恐怖生物,要不然养殖场里的那些鲟鱼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还要报警吗?”

  李白在劝对方要善良,警察辣么忙,哪有功夫管你这点儿屁事。

  “不不不,请您收了神通吧!”

  养殖场场长带着哭腔拼命摆手。

  他只是养殖场的管理人员,不是所有人,要是这些鱼全死了,自己恐怕比死都要惨。

  九州玄学会里面可不都是什么善男信女,养殖场出现这么大的损失,必须得有人背锅,作为场长肯定难辞其咎。

  想到这里,他的腿都软了。

  难道九州玄学会的不少人对这个姓李的忌惮无比,国庆节期间各单位如临大敌,现在终于知道了,这家伙真的不好惹啊!

  “做人要诚实,为什么不早说呢?”

  李白露出宽宏大量的笑容,将清瑶妖女的尾尖蛇鳞重新收回到储物纳戒里面。

  蛇鳞刚一消失,妖威退去,整个养殖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仅剩下几尾鲟鱼最后余势未尽的坠落,引发了一些零散的动荡,水声依旧哗哗作响,所有的池子波涛激荡,仿佛在证明刚才的异变是真的。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着收拾残局,将滞留在岸边的鲟鱼推回池子里。

  或许有鱼跑错了池子,身上还带着伤,此时此刻也已经顾不得了,只要少死一条,就能避免上百万元人民币的损失。

  “您,您手上的是什么东西?”

  养殖场场长一脸忌惮,对方刚刚亮出的东西分明就是养殖场的天敌,一出现就是鸡飞狗跳。

  “龙鳞!”

  李白扯了个淡。

  明明是蛇鳞,对方也分辨不出来。

  “等等,您是说,龙的鳞片?”

  怪里怪气的外国腔传了过来。

  鲍登·克里森的四级汉语终于发挥出了作用,他一脸不可思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