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543章 绝境

  五庄观的中央广场极为宏伟庄丽,广场方圆千里有余。

  此间应该是地祖镇元子的道场无疑了。

  最为显眼的莫过于广场正中央生长着的一棵参天古树,那古树长势足有十万丈高,光是靠近根部的树干就有千米宽,散发着极强的能量波动!

  古树根部呈青灰色,但根部以上变成了血红色。古树的树叶呈淡金色,足有两米来长,树枝上零星长着数百颗葫芦状的果实,个个都有半米来长。

  定睛看去,那葫芦状的果实可不正是一只只实体血婴!这些生长在树上的血婴似乎陷入了沉睡,纷纷蜷缩着身子,所以看上去才像葫芦状。

  放眼看去,几乎所有的果实通体染血,似乎不太干净。唯有最高处的一截树枝挂着三颗晶莹如玉的葫芦状果实,散发出圣洁绚丽的白光,与其他染血的果实截然不同。

  冲进广场内的沈浪和玉罗刹第一眼就被广场中央的这棵参天古树吸引。

  毫无疑问,眼前这棵能量惊人的古树,肯定就是人参果树了!

  毕竟昔日的万寿山并非门派,只是镇元子清修之地而已。人参果树作为五庄观最为知名的仙灵宝树,种植在观中最中央的位置也不稀奇。

  但令人感觉诡异的是,这棵人参果树长势过于“茂盛”了一点,跟古书中描述的完全不同,果树的根部几乎遍布整个广场,甚至从广场四周的晶石地面上破土而出。

  广场正前方的有一座巍峨气派的紫金色宫殿,但被人参果树根部涌出的血木遮盖的严严实实,宫殿外还伫立着两尊栩栩如生的童子雕像,一位身披紫衣,另一位身披青衣,两尊童子雕像气势不凡,飘然出尘。

  除了正前方的宫殿外,广场四周还有祭坛偏殿等杂七杂八的建筑,但皆化为了一片废墟。广场西南侧滚落着一座巨大的丹炉,炉中似乎还有火光闪动。

  沈浪快速扫视了一眼广场四周,他还来不及多看几眼,后方的几个血婴就已经破空追了过来。

  “呜呜呜!”

  追来的几只血婴口中发出癫狂刺耳的咆哮声,又开始唤醒同伴。

  沈浪和玉罗刹两人听到了这咆哮声后,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最让他们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只见人参果树一阵剧烈抖动,树上结着的血婴果实纷纷醒了过来,两只小眼睛冒出两团血色火焰,口中发出凶戾暴躁的尖啸声。

  这还没完,广场地面上,居然也爬出了数十只**血婴!这些背部连接着根茎的**血婴比树上的血婴果实要小一个个头,似乎是未成熟的血婴。

  这些未成熟的血婴也冲着沈浪和玉罗刹两人咿咿呀呀的叫唤起来,展露出极大的敌意。

  “完了!”

  沈浪和玉罗刹骇然失色,心凉了半截。

  真是末日般的场景,广场中如此数量的血婴,绝非他们能对付的。

  两人不约而同的转身后退,但已经迟了。

  广场入口已经被追来的几只血婴给堵住,那几只血婴堵住沈浪和玉罗刹后,居然还冲着两人做了个鬼脸,然后又兴奋的打起了滚,似乎在嘲笑他们。

  这些血婴如幼童一般,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灵智的。

  前有狼后有虎,沈浪和玉罗刹两人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看着沈浪和玉罗刹惊慌失措的样子,广场中的血婴也露出嘲讽戏谑表情,似乎把两人当成了玩物,反倒不急于杀死他们。

  从广场地底窜出的未成熟血婴舔了舔染血的嘴唇,步步朝着沈浪和玉罗刹两人逼近,那凶戾的目光,简直就像是盯上了猎物一样,恨不得将沈浪和玉罗刹两人吞食殆尽。

  “怎么办?”

  沈浪的心已经在颤抖了,朝着玉罗刹问道。

  “老娘要是知道怎么办,会站在这里不动?”

  玉罗刹没好气的说道,雪白的颈脖渗出一丝丝汗珠,印证着心中的紧张。

  “还不是你非要执意深入五庄观,我们压根都没摸清观中有何威胁!”沈浪埋怨道。

  玉罗刹冷哼道:“这关我什么事,是你自己要跟过来的。”

  “妈的,难道今天真要死在这里?”

  沈浪咬牙切齿,心中充斥着不甘。

  “死就算了,偏偏要跟你这个臭男人死在一块,也不知道本姑娘前世造了什么孽!”

  玉罗刹满脸悲愤,觉得这种死法,还不如去自杀。

  沈浪开启圣魔眼急速环视四周,不甘道:“该死,难道真没有脱困的办法?”

  正当沈浪竭力思考脱困之法时,玉罗刹盯上了广场前方的宫殿,反正眼下已经是死局,不如杀出一条血路,往宫殿处逃遁。

  若能躲进那宫殿中,自己就有一线生机!

  “你慢慢想吧,本姑娘先走一步!”

  玉罗刹整个人化为一道白光,欲强行突破重围,逃往广场前方的宫殿。

  沈浪明白玉罗刹的意图,双目爆射出精光,大吼道:“玉罗刹,你疯了不成!”

  广场中的血婴数量太多,强行突破绝对是找死的行为。

  果然如沈浪所料,玉罗刹还没迈出几步,那些逼近她的数十只血婴纷纷发起攻击,张口喷出大片的血光。

  刹那间,漫天的血光犹如翻江倒海一般卷向玉罗刹。

  “罗刹真身!”

  玉罗刹咬碎了银牙,口中发出声嘶力竭的娇喝声,全身泛起冲天黑光。

  在大量的黑芒沐浴中,玉罗刹透支元气精血化为了体长数万丈,身披黑色铠甲的罗刹女武神!

  她试图凭借罗刹女武神形体的防御力硬抗所有血婴的攻击,突破重围。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广场中的每只血婴战力都堪比天仙后期修士,罗刹女武神瞬间被无穷无尽的血光吞噬殆尽。

  “轰轰轰!”

  在震耳欲聋的血光爆裂声中,罗刹女武神形体爆裂,瞬间被打回了原形。

  在血光的冲击之下,玉罗刹肉身几乎被撕裂,全身血肉模糊,纤弱的娇躯被击倒在广场一侧的墙体上,气若游丝。

  沈浪也遭受到了大量的血光冲击,体表的金缕玉衣支撑了数息时间就完全崩碎,浑身被撕裂出无数血痕。

  一波攻击过后,大量未成熟的血婴果实争前恐后的朝着玉罗刹和沈浪飞扑而来,迫不及待的想分食两人的肉身和神魂。

  “这下完了!”

  沈浪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看着数十只血婴密不透风般的围了过来,沈浪面色惨白,目露绝望之色。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神秘飘渺的声音突然传入了沈浪耳中:“尔等若不想死……就速来广场的西南角……”8